巴黎高等管理学院

提出一个问题比解决一个问题更重要

古人云:“学贵有疑,小疑则小进,大疑则大进。”,“疑”是人类打开宇宙大门的金钥匙。


弗·培根说过:“多问的人多得。”,爱因斯坦曾经说过:“提出一个问题比解决一个问题更重要。”


知识经济的今天,做企业、创产品、搞研发无不依托对知识的探究,没有高质量有深度的问题,我们将直接挂在起跑线上。


特别当我们引入“问题式学习”(Problem-Based Learning,简称PBL)之后,问题的提出更是至关重要。



“PBL问题式学习”是以问题为导向的教学方法(Problem-Based Learning),是基于现实世界的以学习者为中心的教育方式。


PBL 的基本要素主要有以下方面:


1 .以问题为学习的起点;学习者的一切学习内容是以问题为主轴所架构的;


2 .问题必须是学习者在其未来的专业领域可能遭遇的“真实世界” 的非结构化的问题,没有固定的解决方法和过程;


3 .偏重小组合作学习和自主学习,较少讲述法的教学;学习者能通过社会交往发展能力和协作技巧;


4 .以学习者为中心,学习者必须担负起学习的责任;


5 .教师的角色是指导认知学习技巧的教练;


6 .在每一个问题完成和每个课程单元结束时要进行自我评价和小组评价;


小小尝试,就可以发现这套方法特别适合打造学习型企业,它能够快速把学习成果与实际工作结合,进而激发员工学习动力。


同时能够提高“学习动机”和“学习效能”的方法少之又少、弥足珍贵,所以PBL值得我们认真对待。


但问题来了,


大多数学习者提不出有深度的问题,甚至不知道提什么问题。


下面我们就来讨论如何一并解决这两个问题:

不知道提什么问题;

提不出有深度的问题。


从宏观视角来看,“不知道提什么问题”是一个伪命题,因为你我凡夫基本上是回答不清楚苏格拉底的人生三问的: 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怎样去?


既然回答不出,怎么能说不知道提什么问题呢?当然这些问题离实际生活太远了,即便我们追求“诗和远方”,眼前还是更关心真真切切的“苟且”。由此,我们的两个问题转化为一个问题:“如何提出既有现实意义又有深度的问题?


既然到了这个高度,就让我们从传统国学佛理中吸取点养分吧,佛理中有一句话“烦恼即菩提”。要理解这个玄妙的命题,我们要先了解什么是烦恼?什么是菩提?


烦恼,狭义来说,一切让我们感到“烦躁不安”、“痛苦忧虑”的觉受就是烦恼。广义来看,一切扰乱身心安宁,并引发迷惑、苦恼的要素都称为“烦恼”。因此,各种欲望以及负面情绪,比如愤怒、嫉妒、自私、贪婪、执着、傲慢、愚昧、发脾气、虚荣、自卑、厌恶等等这些,都能扰乱我们内心的清净平和,都称为烦恼。


菩提是梵文的音译,意思是觉悟、智慧,是指断绝烦恼,破迷开窍,如人大梦方醒,大彻大悟,恢复了本具的自性光明,也就是能够最终回答前面的“人生三问”,脱离烦恼和困惑的窘境。


有意思的是烦恼菩提这两个词,本是一对相反的概念,为什么经典上又说“烦恼即菩提”呢?


因为有了烦恼和情绪的困扰,我们才能够产生“疑惑”,


有了“疑惑”才能开始探究学习的过程,


之后才可能寻找到答案,解决困扰,提升自身的层次。


正是烦恼和痛苦,激发了我们的创新和成长。


刚才提到烦恼的诱因分为“欲望”“负面情绪”两大类,分析欲望我们可以运用著名的马斯洛需求层次论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是人本主义科学的理论之一,由美国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于1943年在《人类激励理论》论文中所提出。


书中将人类需求像阶梯一样从低到高按层次分为五种,分别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


这个理论被运用到企业中,一般都从人才激励的角度出发的。如果换个视角,从拟人化的角度,把一个公司认为是一个“人”。这样对企业也能运用马斯洛层次论,从“欲望”的视角进行观察。


常见的“企业生命周期”以及不同阶段的“企业需求层次”被下面的组图所定义:


当我们在经营企业中遇到烦恼,首先可以定位一下企业所处的生命周期,对照需求层次论看一看有哪些“欲望”没有被满足。


仅此一步,就能大大加强所提出问题的实际应用背景,并挖掘出问题背后深层次的需求。


例如:我们可能会提出“供应链金融如何结合区块链技术”这么一个比较宏大的问题,一旦分清目标企业所处的阶段,对照需求的不同层次,我们就可以快速细化大问题为以下几个小一点的问题:


  1. 大型企业如何运用区块链技术实现供应链金融领域的“行业创新”?

  2. 非垄断型细分龙头企业如何运用区块链技术在供应链金融领域实现与竞争对手的双赢?

  3. 快速成长中的企业加强供应链金融领域的新科技投入是否有利于增加市场份额?

  4. 初创型企业如何吸引足够数量的产业上下游企业加入到新技术所打造的供应链金融的生态?


烦恼的第二大诱因是“负面情绪”。我们知道情绪与身体能量紧密联系,负面情绪带来的负能量常见表达为下面这个图:


因此从“企业文化”“市场氛围”的角度,我们可以迅速进行对标,把“负面情绪”“负能量”的概念运用到企业管理上。在这个领域,常见的“负面情绪”被概括为以下六点:


  1. 抱怨-杀伤力最大辐射面最广

  2. 消极-最易动摇”军心"的负能量

  3. 浮躁-最耐不住寂寞的负能量

  4. 冷淡-最易演变成冷暴力的负能量

  5. 自卑-最无力无能表现的负能量

  6. 嫉妒-最禁锢自身发展的负能量


从解决“负面情绪”的角度进行深入,我们可以迅速把问题导向更具体、更可落地的层面。继续刚才的“供应链金融如何结合区块链技术”的例子,我们可以把问题具象化为:


  1. 区块链技术如何激励上下游企业加入产业供应链金融体系?(解决消极)

  2. 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供应链金融系统如何完善企业的综合信用评估?(解决浮躁)

  3. FINTECH引领下的供应链金融创新如何改善产业链上下游不同规模企业的关系?(减少嫉妒)


一个完美(有实际意义且有深度)的问题集跃然纸上。



综上所述


除非你做的事业或者你所处的企业是在一个乌托邦的环境中,否则企业一定会有

  • 现阶段需要解决的“欲望”,

  • 企业内部或者市场氛围中需要调节的“负面情绪”,


由这些“烦恼”入手,结合最新的趋势以及个人的兴趣,你就能提出有现实价值的深刻问题。


一旦有了感兴趣的问题,那么从“烦恼”和“负面情绪”的角度可以进一步把问题“细化”并“具像化”,提高问题的深度和价值。




ESGCI          项目简介           研究优势           友平           新闻中心     
Tel:400-112-3016